焰将倾

混乱邪恶派。

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

 房间有些凌乱,薄被的一角垂落在地板上,她抱着膝盖坐在床沿,面无表情的盯着微微有些凹凸的墙面发呆,微长的刘海挡住了阳光也遮住了她的表情。

时值黄昏,窗外有风声,房间里的空气却小心翼翼地酝酿着微妙的灰。她也不知道自己维持这个状态多久了,偶尔恢复的意识告诉她:门外的喧嚣已经渐渐沉寂。

她缓缓地坐直,一脚踏在地面上想要站起来,却狠狠摔了下去——因供血不畅而酸软无力的双腿不足以支撑她站起来。阳光里的尘埃受了惊似的四散逃开,她却毫无意识,机械的撑住地板试图爬起来,这一次尝试也理所当然的以失败告终。

于是她就那么静静地垂着头跪坐在地上,空气中的灰愈加深沉,盘旋在她的周围,原本搭在肩头的一缕发丝不堪重负的滑落,与此同时手肘和膝盖的刺痛终于穿透她混沌的意识,疼,锥心的疼。

只需一瞬间,泪水便充盈她的眼眶,然后大滴大滴地坠落。啪嗒,啪嗒,很快泪水已聚成一小片水渍,她弓起背开始无声的哽咽,十指搭在双膝上,随着哭声的渐长而更加用力的陷入皮肤。

膝盖很疼,但她觉得胸口的压抑更加无力排解、更加沉重,她宁可让自己更疼来掩盖这份痛苦。可惜疼痛从来都不是解药,自残的人有几个得到了解脱呢?不过她终于找到了理由——哽咽变成了嚎啕大哭。泪水早已流尽,那就干嚎,嗓子哑了也无所谓,她只想把沉积在心中的抑郁之气尽数发泄出来。

哭声渐渐微弱下去,她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干,身子一歪,就那么倒在了薄被上,再次陷入了混沌。


评论

© 焰将倾 | Powered by LOFTER